搜读窝 - 都市言情 - 国潮1980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无礼之徒

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无礼之徒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需要把ntt卖掉吗?宁桑?这只股票可是目前我买到的股票里,涨得最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是的,我的建议是这样的。鉴于ntt短短上市两个月,涨幅就已经高达两倍了,如今的市值太过庞大。都不是日本第一了,已经是当之无愧全世界第一。按照这个价格换算,这只股票的市盈率已经高达三百倍,从指标的合理性来说,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明这个结果。我是真心觉得目前,这只股票积累的风险已经很大了。我简直不敢想象,这只股票在目前的基础上再往上涨所需要的资金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ntt最大的股东是政府,这只绩优股上市也是政府推行的,难道这样的股票还有下跌的可能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谷口主任,ntt确实是一只好股票。可再好的股票也不会天天涨呀。每一只股票是需要调整的。涨多了就会有人卖,价格下来了,有人觉得划算,才会出钱再买。日经指数也一样的,即使持续向上,但是也不可能天天是阳线啊。假如一个大的震荡来了,整体股市还会一起调整,不少个股往往回撤20%-30%也不少见,回档13-15%的更是常见!所以股市才总是涨涨跌跌。尤其是ntt这样的股票,盘子太大。往上涨一点都需要天文数字的巨量资金相对起来,还是别的市值小的股票上涨要容易许多吧。您再想想看,现在ntt股票短期涨得这么好,一定很多人获利了。假如上涨乏力,是不是许多人会争抢卖掉。那到时候,下跌幅度也会比较大?因此即使日经指数继续前行,ntt积累的风险也足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那我明天就去把这只股票统统卖掉,真要山崩地裂跌下来就糟糕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不用这么着急,应该不会那么巧的。我只是认为既然您已经获利丰厚,不如落袋为安的好。何必非要卖到最高价?ntt下跌不是马上发生的但也许一两个星期,也许一两个月我认为一定发生。所以您何必在高风险时,死守这只股票,追逐最后的几个铜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您说的太对了。果然不亏是宁桑,您远见卓识真让人佩服。那好,我就尽快把这只股票卖掉好了。可是……卖掉这只股票,拿到钱后,我又要该怎么办呢?要不要再买些其他的股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卖了之后暂时先不必买。恰恰相反,考虑到日本整体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已高达48.5倍,投资者的狂热还在不断地升温,其他股票一样蕴藏着巨大风险。所以我给您的后续建议是,除了ntt以外,您名下的其他股票也至少要卖掉一半仓位。然后这些钱,您要把当初投入在股市里的本钱,先重新存回银行里,再也不要用于投机。然后再拿出和本钱相当的一部分,您可以适当买点实物黄金,比如金首饰什么的,哄哄太太高兴。再剩下的钱,您要愿意再买股票也可以,不过那就得等了。一直等到我说的大调整来临,所有的股票一起下跌,然后由跌转升的时候再买,就基本没有风险了。”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等等再买股票我很认可,这倒是好说。可是……要从股市拿走的那些钱,无论放在银行吃利息,还是买黄金,收益方面好像也太低了呀,完全没有办法和股市的获利相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您会这么想,是很正常的。可也很危险。因为您恐怕还不清楚,投机获利的快乐和投机亏损的压力完全是不对等的。拿您现在来说,即使赚到更多的钱,您的生活也不会有本质的改变,还是会勤勤恳恳工作,日常开销也不会有太多变化。顶多周末带家人用额外赚到的钱外出奢侈一下。可反过来如果亏钱的话,您不但会每天节衣缩食,而且也会活在难言忧虑和煎熬中。除了亏钱,健康方面损失更大,光愧对家人的那种滋味,就犹如地狱。我自然清楚像这样去做,一定会让您错失不少利润。我也能够设身处地的想象,您在卖掉股票后,如果看着股票还在涨,心里肯定不是滋味。可问题是,谁也不可能卖在最高位,现在您起码是赚钱。如果涨得时候不卖,要是跌的时候卖掉,就会更痛苦了。最重要的是,现在卖掉了股票,不但可以让您一下收回投资成本,而且还有大笔的利润。从此您就在股市立于不败之地了。您留在手里的那些股票无论遇到多么大的调整,哪怕赔光了,您也会有个好心态。难道不是吗?您应该这么想,健康和生活的安稳才是最重要。如果让您少赚点钱,换一个永远不亏的安全保障,难道不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是呢,宁桑,就是这样的道理。不服气不行啊,像您这样的人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望尘莫及的。别说亏钱了,即使赚钱,现在每天我也开始焦虑了啊,我可做不到像您这样的沉稳淡定。还是您有见解啊,轻易就看到了我的痛苦,还一举把我从患得患失的困扰中一下子解放出来了,非常感谢您的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要这么说,其实我也会有担心,所以也打算要开始卖出股票了。我认为有的时候,人就是该去做点看起来愚蠢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谈话进行到这里,其实氛围相当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卫民确实当得起谷口主任的感谢,他对这个没和侵华战争挨股边的老实人没什么坏心眼,绝没给对方码瞎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给谷口主任提出这样建议,不光是因为宁卫民知道今年下半年的10月19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世界所有股市都会因为“黑色星期一”的到来而战栗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注定会有一波让所有投机者黯然神伤,痛彻心扉的股灾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清楚以普通人的心理素质遇到这种情况会有多么痛苦,会有多么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任何投机行为,都是先富剥削后富的野蛮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被裹挟在这种纸醉金迷的气氛里,真的不是一件好事。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日本现在钱多的花不了,上上下下几乎都拿去炒房炒地炒股了,连普通人跟着捞到了实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是这种日子不可持续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行情转向,普通人要面临的灾难和权贵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一不留神掉进投机陷阱,轻则倾家荡产跌入赤贫地狱,重则被卖去当劳工和派遣女郎,真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社团合法的资本主义国家啊,社会的黑暗,能黑到九个太阳都照不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卫民并不愿意看到谷口主任原本还算安乐的生活因此被毁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是因为谷口主任为人实在,愿意听从建议,宁卫民才会掰开了揉碎了耐心为其指点迷津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换个人他还真不会费这个口舌,去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或许是傻有傻福,谷口主任买了股票真就放着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按照宁卫民叮嘱他的,盯住自己的账户,从不瞎折腾,做频繁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在股市里,谷口主任前前后后只投入了五六百万円,居然也有四千万円的市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来说,绝对是个颇为骄傲的投资成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宁卫民就更不愿意看到谷口主任白忙和一场,不愿看到他把好不容易赢来的成果再输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也只有把道理彻底讲明白,让谷口主任对投机行为充满敬畏,打心里树立起克制欲望和规避风险的意识,才有可能让其保住胜利果实,改变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哪怕成功躲开“黑色星期一”的伤害,后面也仍然会有无数的投机陷阱等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这俩人,一个愿意听,一个愿意说,慢慢聊着,始终没有改变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他们从席位上聊到了布菲台前,两个人各自拿取自己喜欢的食物时,还在讨论着股市行情,怎么卖掉ntt股票,怎么做以保值为目的的稳妥投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结果却没想到,他们的私人谈话居然引起了无关人等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就在谷口主任比较好奇地询问宁卫民手里有多少ntt的股票,有没有从这只股票上赚到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卫民回复,说其实自己就没有参与这只股票的炒作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突兀的讥笑声,毫无礼貌的在他们的身旁响了起来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还不算,对方居然还公然把他们的谈话内容诉之于口,明目张胆的予以正面挑衅和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搞错没有!居然有人愿意卖掉ntt!而且还是听一个ntt股票的人所怂恿!不是亲眼见到,我真的不敢相信,这个世界还有这样可笑的事嘛!喂,你们两个简直比搞笑艺人还可笑!你们自己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真是笑死人了!这个时代怎么还会有这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!喂,我说,请你们不要害人了好不好?你们刚才的话实在是太蠢了!我都快笑到肚子疼了……”…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卫民和谷口主任几乎同时转头,错愕的看过去,才发现说话的是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,手里也都拿着装有一些食物的餐盘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也应该是今天受邀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,正在餐台上挑选了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的言行嘛,却是极其无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随意插口别人的谈话,已经都不是违反日本社会的良俗公德了,而是应该定性为有意寻衅滋事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扪心自问,自己也不认识这两个人啊,这样的态度简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跟自己有仇?还是跟新郎新娘有仇?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他们是故意想要搞砸婚礼现场,让所有人都难堪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有病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宁卫民,他可是带着松本庆子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进场的时候吸引了全场人员的目光,应该无人不知他是谁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就更觉得这两个行为乖张的人违背正常逻辑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弄清对方的用意,宁卫民强忍着不快,一边用眼神制止同样恼怒的谷口主任,一边开口问道,“我们好像彼此不认识吧。请问你们是新郎的亲友还是同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来宾里,宁卫民和青山不动产的人,打过的交道比较多,这家企业应该没有人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香川姐妹的亲人又只有一个刚刚与他见过面的寡母,家庭背景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大概率能认定这两个人是左海佑二郎邀请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这件事被他料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瘦高点的人,面带倨傲地说,“我们和佑二郎同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,我们就任于大正生命的投资部,即是他的同事,也是他的公司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令人费解的是,他们好像还真不认识他,另一个矮胖些的人紧接着就问他,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宁卫民想了一下,觉得他们不认识自己,其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对方当时在帮新人的忙,人不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人在现场,在着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不好把自己想的太过重要了,就是他再帅,也不能要求人人瞩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便说,“我也是佑二郎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说宁卫民的本意,当然是想着有新郎这层关系,让左海佑二郎作为双方共同的纽带,也就有了缓和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只要彼此给个台阶,很方便就能化解目前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熟料他的如意算盘这次还打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日本人的确是个相当矛盾的民族,有的人特别礼貌并且拘束,有的人又特别无礼而倨傲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让宁卫民碰上的就是另外一种极端份子,对方两个人,完全就是眼皮子浅的势利眼,丝毫不懂得“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”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瘦子听了之后轻蔑一笑,找书苑ww.h    眼皮上翻,居然连佑二郎都一起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佑二郎的朋友?难怪了,他的学历本身就不高嘛,我说你为什么会说出如此无知的话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矮胖子,更是毫无顾忌的继续施加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”喂,不懂的事,不要不负责任的乱说!金融业可是很专业的领域,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评论的。看你的样子就不像专业人士,以后在公共场所最好管住你自己的嘴!不要胡说八道,造谣看空我们国家的股市前景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嘛,真是日了狗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别说宁卫民这叫一个后悔,心说还不如直接说自己是左海佑二郎的客户呢,也免得遭遇狗眼看人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谷口主任见对方如此不讲理,居然敢冒犯他心目中最敬爱的人,这个老实人也不由得光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pt39314361。。

     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