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怀疑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忙不迭点头:“还是忠勇王思虑的周到,刘御医,快些上前给贵妃诊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贵妃适时委屈呜咽:“皇上,吓死臣妾了,多亏忠勇王,否则,你不但要失去咱们得孩子,还要失去我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温声安抚:“不会的,朕的龙气保佑着你和孩子呢,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,都能逢凶化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贵妃心头一突,下意识看了旁边站着的忠勇王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并没有发现她的痴缠目光,而是愤怒命令李友德:“快查,侯夫人的马匹怎么突然会疯癫,差点伤了贵妃和朕的龙子,简直是找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友德连忙带人前去检查白马,就发现它嘴巴里面吐出不少白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求助的眼神看向林怡琬:“侯夫人,你懂医术,你知道白马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点点头:“应该是之前被人喂食了发颠的毒药,想要害死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友德面色骤变,下意识看向战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冷冽开口:“看本候做什么?难不成是本候做的?你赶紧给本候查出凶手,本候要将她碎尸万段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凛冽的话让新雅郡主浑身打了个激灵,她万万没想到,屠琬计划非但没有成功,反而把战贵妃也给牵扯进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心虚的时候,忠勇王突然开口:“皇上,要本王说,谁把这白马牵给侯夫人的,谁就嫌疑最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轰,新雅郡主只觉得五雷轰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怨念忿忿,父王,女儿谢谢你!



        是你成功的让女儿成了算计林怡琬的嫌疑人!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触及到林怡琬意味深长的眼神,忍不住凝眉询问:“侯夫人是什么意思?为何这般看着本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由衷说道:“臣妇觉得王爷说的不错,谁牵的马,谁嫌疑最大,所以,郡主殿下,你还不赶紧站出来,承认这一切全都是你做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吓得迅速否认:“我没有,我虽然给你牵了白马,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它被人给喂了药,兴许是你自己喂的也说不定,你就是故意要谋害贵妃娘娘和皇家子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后背惊出冷汗,他怎么也没有料到,不过是随口的一句话,竟然让自己的女儿成了最大嫌疑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跟着开口:“对,新雅万万不会谋害战贵妃和她的孩子,应该就是侯夫人自编自演,你最懂医术,你用些药让马儿发狂不是很轻松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不动声色的挑眉:“可是我有什么理由谋害战贵妃呢?她是我夫君的亲妹妹,是从我们战义候府走出去的贵人,再说了,我坐上这白马,也不过是盏茶功夫,再厉害的药效,也绝不能即时发作出来,除非早就有人动了手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李友德已经把马夫给找了过来,他满脸恐慌的说道:“回禀皇上,奴才给白马准备的草料被人给换掉了,里面夹杂了可导致马儿发狂的梓然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眸光凛冽:“谁身上携带着梓然粉的瓶子,谁就是罪魁祸首,李友德命人搜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长长吐出一口气,她早就把瓶子给埋起来了,根本就不可能寻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她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,她碰触到了袖子里面竟然有一个小瓶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面色骤变,不对啊,明明已经丢掉了,怎么还会有?



        她吓得顿时面色惨白,她下意识伸手用力捂住肚子道:“父王,我有些不舒服,我想要去茅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心疼她,连忙点头:“好,你赶紧去,我让人陪着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新雅郡主就要离开,林怡琬毫不犹豫的开口:“站住,忠勇王,就算让她走,也得先搜完再说,谁知道她到底是去茅房,还是要毁掉证据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满脸狠辣的盯着她:“侯夫人,你别太过分,本王说新雅不会是凶手,你别胡乱揣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委屈看向战阎:“夫君,我也没说什么,但是忠勇王怎么就像是心虚的模样呢?他就仗着他们是皇家随便欺负人吧,明明我身体不舒服,还强逼着我要参加比赛,咱们得命就如草芥,她们就连憋都憋不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顿时难堪不已,她是真敢说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指责他忠勇王府恃强凌弱?



        他满脸恼怒的看向新雅郡主:“你先让嬷嬷搜完再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心头突突狂跳,不,她不能被搜!

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没迟疑,二话没说,转身就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面色骤变,他厉声呵斥:“新雅,你站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充耳不闻,却见紫儿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咣当!”她的长剑出鞘,直接横在她的脖子上,吓得她立马止住脚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凡她再往前一步,保管就已经血溅当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嘶声大骂:“贱婢,你好大的狗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冲过来之后,也是提剑就朝着紫儿后背上砍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忌惮战阎没错,可他不会让战义候府的暗卫欺负他的女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儿干脆利落的避开,转身就躲到了新雅郡主的身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把提起她的后颈领子,将她带回林怡琬面前道:“夫人,属下把她给带回来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冲着老嬷嬷使了个眼色,她箭步冲过去,伸手就从她的袖子里面摸出一个瓷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毫不犹豫的大声喊道:“御医,快来这边检查瓷瓶里面的东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御医匆匆走了过来,他接过瓷瓶放在鼻端闻了闻,这才面色复杂的开口:“就是它刺激白马发狂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怔楞之后,几乎是顷刻间,忠勇王就一个箭步冲到新雅郡主面前,抬手狠狠一巴掌重重的抽在了她的脸上:“死丫头,你差点害死战贵妃,你好大的狗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都惊呆了,她无法置信的瞪大眼睛:“父王,你为何要打我?我是你的女儿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浑身巨震,娘的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失态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表现的过于在意战贵妃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没迟疑,迅速沉着脸找补:“正因为你是本王的女儿,本王才要惩治你,你明知道你皇伯父有多在意子嗣,你还敢胡闹,但凡战贵妃有半点不适,你一条命够赔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不是个傻的,她明显的感受到父王莫名奇妙维护战贵妃的态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以为就是两边合作的关系,此刻却隐隐后背有些发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