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噩耗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幽幽开口:“你下不去嘴,她那么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被噎的面色泛白,这个小字是过不去了是吧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哼一声,直接将手腕子递出去:“赶紧给朕诊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拿了脉诊垫在他的手腕下面,伸出手指轻轻摁在他的脉搏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她面色没有半点的改变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隐隐有些不耐烦了,因为这诊脉的时间也忒长了,长到他都要打瞌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催促:“侯夫人,还没诊出结果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怔楞片刻才收回手指道:“嗯,诊完了,皇上龙体康健,想来平日里保养极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都愣了,就这?



        他等了这么半天,就得出来一个龙体康健的结果?

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小丫头医术也不过尔尔啊!

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不跟她一般见识!



        省的战阎个黑心肝的再跟自己闹脾气,觉得他欺负他家小夫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说道:“既然无碍,那朕就先去忙公务了,你跟皇后告个别,就出宫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他就要离开,林怡琬猛然开口:“皇上,你的龙精是不是哪怕用了我外祖父开的药,也是极其稀薄,颜色寡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就被这句话给惊的整个兜头栽倒在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求救:“战阎,快扶朕一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哪成想,战阎根本就没有半点反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林怡琬,显然也被这句话给骇的不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盛安帝重重咳嗽一声:“战阎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迅速回神,他面色玩味的走到皇上面前伸手扶住他,压低声音说道:“皇上,原来咱俩的确是名副其实的难兄难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盛安帝下意识就想踹他一脚,还敢调侃他,战阎果然是无法无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利落的及时躲开,站到了旁边,再不吭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迅速调整了情绪,不得不对林怡琬刮目相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相信林院正不会将这般隐秘的事情说出去,毕竟他对自己十分忠心,哪怕配药也是亲自处理,从不假手于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自己的身体状况,只有两人,以及贴身大太监李德路知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林怡琬能一语道破,定然是有些真本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点点头:“皇上,我外祖父给你配的药没有问题,然而你的情况却依旧没有得到改善,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,有碍子嗣的东西被你长期食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下意识开口:“不可能,朕但凡入嘴的东西,都是让李德路先吃的,确定他无碍之后,朕才会食用,怎么可能被人算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隐隐有些可怜盛安帝,明明是当朝九五之尊,就连饭菜都吃不了热乎的,多心酸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耐心解释:“皇上,绝嗣之物,未必就是毒药,再说了,李德路他是个太监,他不用绵延子嗣,你如何就能断定他没无碍呢?你若是不信,但凡他现在能那啥,跟你的情况也是一样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再听不下去,迅速走到她面前道:“琬琬,别再说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歪着头看他:“侯爷,为什么我不能说?我是医者,这些事情必须要给病者交代清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向来从容冷酷的战阎此时竟是急出了满脑门的汗,他该怎么跟她说,你还是小姑娘呢?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嫁了人,但是还没能有夫妻之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得避忌着些!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瞧热闹般的环住肩膀,他刚刚还懊恼自己身体情况被曝光呢,刺客看到难弟这般局促着急的模样,就有些幸灾乐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帮腔:“战阎,朕觉得你夫人说的对,医者不避男女,你无需太过于焦灼,若是她真能给朕治好身体,朕就重重赏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心中腹诽,他缺的是赏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就不想让小姑娘一脚踩进这污泥之中,她会有危险!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察觉到他的担忧,盛安帝伸手用力按住他的肩膀道:“战阎,朕当你是兄弟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后背发凉,皇上是在提醒他,两人是一条线上的,他好了,他才能好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老狐狸,要了他的忠心还不够,竟然还想要他夫人的!



        也忒贪心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虽然不明白两人之间的眉眼官司,但是她笃定开口:“皇上,你这病不难治,只要把绝嗣根源找出来,不出三个月,我保管你当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又道:“臣妇还怀疑谋害皇上绝嗣之人,也就是真正害死太子殿下的凶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宫里有只黑手在扼住他的命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已经命人严防死守,但是却依旧夜不能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当初离世的时候,他就已经派人去彻查此事,然而,什么也没有查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做的实在是太干净了,根本就没有露出半点的马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让他都有种错觉,兴许就是意外呢?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林怡琬查出药锅有问题,他才惊觉暗中之人的心思有多深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,那么他多年以来的隐忧就能被消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说道:“好,你现在就去朕的御书房彻查,那是朕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也没迟疑,快步跟着皇上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皇后那边也处理完了事情,她也找到了御书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隐隐有些迷惑,不是查太子被害死的事情吗?怎么就突然又查到了皇上的御书房?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事关自己颜面,皇上也没有给她解释,只安慰了她几句,就任由林怡琬在御书房搜来搜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朵儿又开始阴阳怪气:“大哥,你怎么就能纵容大嫂在宫里胡闹,她就是瞎逞能,万一什么查不到,岂不是让人怨声载道?你就不能管管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皱眉瞪她一眼:“你闭嘴,皇上都没说什么,轮到你说话了?你自己也得反省一下,怎么宫里这么多妃嫔都没有拿到药锅,就扔你后花园里面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贵妃喉咙一堵,面上青白交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死死握紧手里的锦帕,眼底闪过一抹心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大哥得罪不起!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个大嫂却是不能要了,等回去之后,定然得给母亲送一封信,让她赶紧拿捏了林怡琬,不然侯府非毁她手里不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,抬头朝着御书房方向看去,都闹腾这么半天了,还没有半点的发现,就看林怡琬那个贱人如何收场!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