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难受

        顿了片刻她紧接着开口:“臣女敬重侯爷为国鞠躬尽瘁,为民不辞劳苦,他抛头颅,洒热血,用满身的伤痕换来当朝的安宁,所以才心甘情愿留在身边伺候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林怡琬这张嘴也太毒了些,她这是在给战阎拔高度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护国护民的功劳面前,倒是显得他这个当朝忠勇王有些不是东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恼羞成怒的呵斥:“牙尖嘴利,本王并没有抹杀战阎的战功,你休要混淆视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装作愕然的挑眉:“既然王爷没有抹杀我家侯爷的战功,那为啥众目睽睽之下要提起他的隐疾呢?人前揭短,难道是表达敬重的一种方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忠勇王头一次被气的答不上话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沉声说道:“原本我跟新雅郡主并无任何冤仇,可她在人前屡屡污蔑我,她恨我不死,就好像我掘了她家祖坟那般,换位思考,如果有人这般肆意张狂的欺负你女儿,你只怕此刻把人都给撕碎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愤怒拂袖:“她不是跟你道歉了吗?你还想要怎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毫不退缩:“就按照我家侯爷说的,赔偿,我相中了黑林山,那边离着我的嫁妆万亩药田很近,方便我再扩充药园,造福百姓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个造福百姓,直接狠狠打了忠勇王的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瞧瞧,你以为人家是故意讹诈才要赔偿,明明人家是为了种药,为了当朝百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不给,只怕就要遭受所有百姓的记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黑林山的确不能给!



        那里面藏了不能言说的东西!



        几番挣扎,他才缓和了脸色道:“既然你是为了种药,为了造福百姓,那本王就跟你换一处地方,把京郊的一处庄子赔给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毫不犹豫摇头:“我既然说了要黑林山,就绝不能更改,因为那边的黑土地更适合种植出连翘,而且品相极好,药的功效也会增强,为何忠勇王这般舍不得,难道那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这样说,是林怡琬猛然记起了前世的一件事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造反,他率领的一万精兵偷袭皇宫,几乎就不费吹灰之力俘虏了皇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一个闲散王爷,哪里来的一万精兵?

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听到战阎给他要黑林山,再加上他推三阻四的态度,她差不多就能猜出那里面铁定是藏了士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不如诈一诈他,看他不露出马脚!

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忠勇王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,他厉声反驳:“你休要胡说八道,本王能在山里藏什么东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也没犹豫,他直接拉住林怡琬的手腕道:“既然忠勇王不肯赔偿,本候就带着你进宫去找皇上说理,他总会给咱们一个公道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顿时就急了,不行,绝不能去找皇上!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惯是个勤政爱民的,在他的眼里,只要是给百姓做好事,就会帮着出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非但黑林山不保,甚至那件筹谋已久的事情也会被他发现端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出声阻拦:“战义候且慢,不就是黑林山吗?本王给你就是,只不过,你给本王三天的时间,三天后,保管把黑林山的地契交到你的手里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点点头:“好呀,那本候就等着忠勇王的三天之约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狠狠瞪了林怡琬一眼,转身就匆匆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上去马车之后,他就将上好的茶盏砸了满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跟在他身边的幕僚担忧询问:“王爷,你真的把黑林山送给那位阎夫人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恨的满目狰狞:“怎么会,战阎他找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幕僚忍不住开口:“可三天之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忠勇王猛然用力攥紧了拳头:“没有三天之约,本王让战义候府在这三天内在京中消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幕僚眼神一闪,顿时明白王爷要动战阎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林怡琬也和战阎已经回到侯府,她沐浴之后,总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难受的拧了拧眉心,明明吃过解药了啊,难不成还有后劲?



        她接连灌了几杯冷茶之后,却始终无法让那股子燥热消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没迟疑,直接拿了锦被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中,战阎就沐浴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床榻上,看到被锦被包的严实的林怡琬,忍不住关切询问:“夫人,你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非但没有回应,甚至还传来了一声哼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吓了一跳,下意识以为她生病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拽开锦被,就看到她那张红的不像话的俏脸,以及胡乱散开的衣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丝丝凉意袭来,她本能的往战阎怀里扑:“夫君,我难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滚烫的小炉子钻进心口,瞬间就烫的战阎心跳如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将她推开,但是她却贴的更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只得说道:“琬琬,你到底哪里不舒服,你快些告诉我,我让紫儿去扛药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!”她的手指捂住他的薄唇,一双潋滟的水眸染满幽怨。



        馨香丝丝缕缕的钻进战阎脑子,他后背又升起那股子无法压制的渴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用力咽了咽喉咙,哑声说道:“可你这样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能说是媚药后遗症吗?让她发泄出来就会好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男人,他根本就帮不了她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紧紧抱着他的腰道:“战阎,你别说话,我自己忍一会就能扛过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紧紧闭上眼睛,犹如蝶翅般的眼睫毛还在激烈的颤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终于明白过来,他恨极了战玉那个蠢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想着如何收拾战玉的时候,耳边就传来林怡琬絮叨的声音:“真的不行吗?能让我看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吓疯了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她给拽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委屈极了,水润的眸子里面满是控诉:“战阎,你是我的夫君,凭什么就不能让我看?我都可以给你看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没迟疑,哗啦一声就把原本就散乱的寝衣给直接拉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,他只觉得有股子热血猛然窜上了他的头顶,让他整个人都差点就晕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