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惊喜

        战玉吓的身体都哆嗦起来,他下意识就要追上去:“不许去,你们不许去搜查我的马车,你们没资格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他刚刚一动弹,身下的苏子凝就疼的嗷嗷嗷惨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可提醒了长公主和战阎,俩人还没分开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率先开口:“府医呢,快请府医过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府医匆匆赶到,他为难的说道:“微臣医术有限,并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处理啊,只不过须得尽快想出对策,否则再拖延下去,侯府公子的子孙根怕是要保不住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直接吓哭:“父亲,救救我,你救救儿子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冷冽训斥:“现在知道哭了,早干什么去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慢悠悠开口:“求你父亲没用,得求你母亲啊,好大儿,母亲自有办法把你跟苏姑娘分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没迟疑,迅速命人拿了一根挡门棍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震惊质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当然是救你啊,我外祖父之前就说过,若是因为用药分不开了,可以用棍子打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才不相信会有这样的说法,定然是她要报仇泄私愤才会这样惩治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战阎哭诉:“父亲,不是这样的,你快阻止她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复杂开口:“听你母亲的话,既然没有别的好办法,就只能先打几下试试,兴许就分开了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也没犹豫,接过挡门棍就直接朝着战玉后背上狠狠敲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眼底满是冷冽寒芒,她低声默念:“战玉,这第一棍,是打的你贪得无厌,不知廉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战玉挨了一下之后,身体随着惯性猛然往前冲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向林怡琬质问:“你故意的是不是?你想让我死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攥着棍子满脸的无辜:“好大儿,母亲是想让你尽快脱困,你怎么还不信呢?你现在感受一下,是不是比刚才好多了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往后一退,竟然真的快要分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着急催促:“打,继续狠狠打我,快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唇角闪过残毒的笑容,铆足了一口气,又是接连几棍子打在战玉后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受不住的战玉直接喷出一口血吐在苏子凝的脸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她吓得惨叫一声,两眼一翻,顿时就晕死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也摔落在地上,面色苍白犹如银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嘴里喃喃:“分,终于是分开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心里也清楚,他战玉的名声,从此也就沉入谷底了!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沮丧的模样,林怡琬忍不住嘲讽的勾起唇角,好大儿,惊喜还在后头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就见苏子晟已经带人匆匆返回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紫色的玉瓶子,他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回禀长公主,微臣已经拿到战玉算计我妹妹的证据,微臣已经让府医验过了,这里面正是极为霸道的媚药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面色骤变,她愤怒呵斥战玉:“战玉,真是你做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有苦难言,他能说这些药原本该是给林怡琬准备的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哪成想,竟然会是苏子凝!



        乱了,全都乱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强撑着坐起,忙不迭的磕头否认:“我不知道这瓶子药为何会在我的马车上,肯定是有人陷害我,还请长公主明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也附和开口:“的确得明察,定然不能让我儿子白白受了委屈,这么满瓶子的药粉,定然是价值不菲,寻常人可买不到这种药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浑身直冒冷汗,他心说,林怡琬你能不能闭嘴,看似是帮着他说话,实际上是把他给往火坑里面送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药经不起查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故意说个托词而已!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像是跟他故意作对似的,认真说道:“侯爷,要不就先命人拿着药寻最近的药堂问问,看看是被谁买走了?到时候陷害咱们侯府公子之人就定然无所遁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吓疯了,查来查去,依旧查到他身上啊,这可如何是好?



        他脑子里面迅速起了计较,决不能把这件事情宣扬的人尽皆知,他现在承认错误,顶多就是把苏子凝给娶了,可若是闹的阵仗大了,那就彻底翻身无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开口:“父亲不要去查了,不管这件事情是谁陷害了儿子,终究是对苏姑娘的伤害已经造成,为了保全长公主颜面,未免伤害苏家声誉,儿子愿意迎娶苏姑娘为妻,还请你允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重重磕头,显得态度极其诚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凝眉盯着他,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冷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片刻,他才沉声说道:“你能不能娶苏家女,不是本候说了算,而是要问问他的兄长同意不同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转头跪向面色铁青的苏子晟,满脸祈求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期期艾艾的说道:“苏兄,我知道这次做错了,但是我以后会对你妹妹好的,请你能不能看在长公主和我父亲的颜面上,原谅我这一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这句话,林怡琬忍不住唇边勾起一抹冷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倒是聪明,知道苏家最看重什么,他把长公主和战阎这两座大山都搬出来了,苏子晟还能不同意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巴不得要让苏子凝攀上高枝儿!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也正如她的愿,不是陈芝兰和苏子凝交好吗?两人一个战玉的妾,一个战玉的妻,就让她们锁死争宠去吧,省的再去祸祸林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她身为侯府公子名义上的母亲,磋磨起他们来,就更加名正言顺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想以后得日子就很美!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苏子晟也已经有了决断,他咬牙说道:“我同意这桩婚事,不过,你们侯府不能委屈了我妹妹,要给她准备一百台嫁妆才可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虽然冲着战玉说的,但是眼睛却看向了战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比谁都清楚,战义候府真正当家做主的是眼前这位面色冷清的淡漠男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凝声回答:“这是战玉自己闯出来的祸端,他会给你们苏家一个满意的答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就径自牵着林怡琬的手腕转身快步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,毕竟战阎都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命令嬷嬷们赶紧带着贵女前去参加宴会,只剩下战玉和苏子晟黑着脸扯皮。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