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扎针

        府医面色僵住,他能感受到战老夫人正在用力拽着自己的衣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硬着头皮开口:“夫人,你这言论也太武断了些,你又不会行医,如何能给老夫人随意诊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皱眉说道: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再说了,你的医术难道比我外祖父还要厉害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府医面色青白难看,他毫不犹豫的看向战阎:“侯爷,奴才觉得夫人毕竟不会医术,不能擅自把老夫人交到她的手中,以免造成不好的后果,影响侯爷以及侯府的名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玉也紧跟着开口:“父亲,她能懂得什么?她连琴棋书画都不甚精通,怎能让她给祖母治病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眸光复杂,他是知道小姑娘的确会医术!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就是她在打猎的时候,帮他接了骨!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叫他为大叔!



        他死都不会忘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厉声打断:“本候同意让她给老夫人治病,若是有什么后果,本候承担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眨眨眼睛:“多谢夫君信任,怡琬绝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迅速从荷包里面拿出锋利的银针,朝着昏迷不醒的老夫人就一步步的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老夫人死死掐住安嬷嬷的胳膊,疼的她眼泪都掉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噗通一声就跪在林怡琬面前道:“夫人,求你别再折腾老夫人了,你明明不会医术,为何非要给她诊治?你就算再看不惯她,也不该这么报复她啊,她终究是你的亲婆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用力不断磕头,很快额头就鼓出一个大包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委屈的咬紧唇瓣,她转头看向战阎:“侯爷,我保证能立刻把老夫人给救醒,我真的是为了她好,你就算不信我,也总该信任我外祖父,他会教导我一些简单的救人方法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点点头,他眸光凛冽的看向安嬷嬷:“你是自己起来,还是让别人把你架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安嬷嬷重重低下头:“奴婢不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冲着紫儿使了个眼色,她迅速上前抓起安嬷嬷的后颈领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两腿用力踢腾,心里却暗自松了一口气,娘嘞,终于不用难为她了,她的胳膊都快被老夫人给掐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快速走到战老夫人身边,低声安抚府医:“别怕,就是扎几针能完事,想必你应该不会这种办法吧,这是我外祖父的独门不外传的秘法,能很快让人苏醒,你可以学学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府医眼睛一亮,能有机会学到林太医的秘法,那可太难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管老夫人到底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,连忙讨好开口:“多谢夫人,那老奴帮你摁着老夫人,以免她胡乱动弹,影响你落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老夫人别提多恼火了,她只恨不得赶紧睁开眼睛,把这些狗东西全都狠狠收拾一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不知道林怡琬对她做了什么手脚,她非但睁不开眼睛,甚至连身体都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独意识却十分清醒,她已经感受到银针落在肌肤处的冰凉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,整颗心紧张的不停乱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张开嘴巴大骂:“贱丫头,赶紧滚,我不用你给我扎针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任凭她再恼火,再生气,嘴唇都动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登时惊恐极了!



        知道银针猛然刺进她的手指头,她整个人疼的浑身紧绷,心口就像是要爆炸那般,让她脑子都轰隆隆作响!



        她此刻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疼,太他娘疼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酷刑!



        贱丫头就是故意的!



        哪有把人救行要扎十根手指头的,她就是蓄意报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,就不装晕了!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自己可真凄惨,犹如砧板上的鱼肉那般任她宰割!



        呜呜呜,什么时候扎针完啊!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并不知道战老夫人脑子里面的这些想法,她抬起眼眸看向府医道:“我外祖父之前说过,若是中风症状比较轻的话,一针下去人就能苏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府医自动接口:“老夫人之所以没有苏醒,是因为她症状比较严重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旋即点头:“对,咱们这就开始扎第二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带着血沫子的银针从战老夫人手指头里面拔出来,战玉吓得眼皮子直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看出来了,老夫人是装晕!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不敢上前说话,原本父亲就已经恼怒他做错了事情,他若是再找林怡琬的麻烦,铁定会更加惹的他生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将他赶出侯府,那就得不偿失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握紧拳头,用力垂下头装作看不到战老夫人正在忍受酷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陈芝兰就更加不想管,她已经记恨战老夫人了,还命人打她的脸,她早晚都会还回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将满腔的怨愤悄然隐藏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第二根带着血的银针又拔出来了,战老夫人依旧半点动静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就忍不住开口询问:“母亲是不是病的很厉害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老夫人的意识不断回答:“你母亲没病,你快让那贱丫头停手,再这么扎下去,我非死在她手里不可,你这个不孝子,怎么会娶了这毒妇,你赶紧阻止她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偷偷在她脖颈处捏了一下,她顿时觉得嘴巴能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着急开口:“不,不,不要再扎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发出的声音,却是:“啊,啊,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认真回答:“夫君,老夫人病的是挺严重的,你看看意识还没清醒,但是那两针倒是管用,嘴巴能发出些许声音了,我再扎三针,她就可以恢复清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不假思索的重重点头:“好,你快点扎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老夫人登时万分绝望,扎,扎你娘,你这孝顺好大儿,早该老爷把你抱回到我身边的时候,我就该狠狠掐死你!



        疼,可真疼啊!



        接连挨了五针之后,战老夫人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十指连心,这种酷刑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觉得小腹一松,就有东西尽数从身下流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哗啦啦,首先听到声音的府医面色骤变,他下意识后退半步,着急说道:“夫人,不能再扎了,老夫人有反应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