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踌躇

        屋内等着的小姑娘,原本该是他的儿媳妇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因着儿子大婚之日上提出的无礼要求,她一气之下改嫁给自己,他为了不让她难堪,就只能暂时先答应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竟然要等着他同房!



        她到底是怎样想的啊?



        眼见他脚下的青石板都快被磨平了,跟在后头的紫儿急的不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照这么下去,什么时候能绕到天亮啊?

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主子的鞋底子都要被磨透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她急中生智大喊:“侯爷,你回来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还没做出反应,屋内就先有了动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阵咣当巨响之后,林怡琬就散着头发,穿着粉色的寝衣就赤脚跑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她笑的格外灿烂:“侯爷,你回来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原本就长的好看,肌肤赛雪,目光明媚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眉眼弯弯的就好像夜空中的月牙儿那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看到她的这一刻,只觉得呼吸都有些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垂眸看到她踩在地上的莹白小脚,他猛然大步就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嗓音沙哑的说道:“本候要处理军中要事,以后再回来晚了,你就不用再等着,早些休息即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跟着他往屋里走,毫不犹豫的解释:“原本我也没多困,一边看医书,一边等着侯爷回来,是可以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伸手去帮他解开袍子,却惊得他连忙后退半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上她茫然的视线,他迅速别过脸道:“本候自己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想着他兴许是不自在了,也没勉强他,径自交代玲儿:“书房里面的热水准备好了吗?让侯爷去沐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毫不犹豫的开口:“不用了,本候已经洗过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浑身一僵,很快就明白过来,他怕是根本就没有打算回来内院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怎会已经沐浴过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看到她突然沉默下来,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!



        说什么洗过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再洗一次不行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非要惹她不痛快!

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的气氛陷入凝滞之中,就连两人的呼吸也变得极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战阎率先打破了沉默,他淡声道:“林姑娘,本候有话跟你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冲着玲儿使了个眼色,她就转身快步走了出去,并把房门给关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开口:“侯爷请说,我听着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终究是将那句一直悬在舌尖上的话给问了出来:“林姑娘明知道我身体有疾,为何却还要改嫁?就算你执意退亲,本候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毕竟战玉有错在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原本绷着的小脸霍地露出一抹冷厉,她绝不能退亲!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离开侯府,如何再能报复那对狠心的渣男贱女?



        前世她被折磨致死,这一世,她必然全都让战玉和陈芝兰同样都常一遍那种痛苦滋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战老夫人,以及宫里的那位战家门里走出去的当朝贵妃!



        唯有眼前的战阎没有伤害过她!



        她眼下需要一个庇护所,而他是最好的选择!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迅速压下翻腾的思绪,装作委屈的呢喃:“侯爷是看不上我吗?我既然踏进这侯府大门,就断然没有再走出去的道理,那样,我岂不是会被京城的百姓笑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