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读窝 - 都市言情 - 神医弃妃一勾手,禁欲王爷失控了在线阅读 - 第501章 只要有胆识,便能称王称帝

第501章 只要有胆识,便能称王称帝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张熟面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拍了拍栏杆,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上了二楼,见叶锦潇扶着一个黑衣男人进了房间,且看二人的姿态比较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聿王妃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不见聿王?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有疑,但不露声色,跟着进房间后,对着夜冥微微颔首,示意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冥坐在床沿,眸色冷淡,左手扶着剑拄在地上,右掌食指轻抬,算是回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心底微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且看此人姿态,冷漠内敛,不显山、不露水,冰冷的眉宇瞧不出丝毫底蕴,那抬手回礼,便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怕来头不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先开了口:“大人来的倒是快,就跟去年跑路一样,也跑得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去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国宴上,他作为桑南国的代表,携带着贡品,去往南渊国上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桑南国,国小兵弱,得不到尊重,就连南渊国的士兵都敢随意欺凌、羞辱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若非聿王妃出手相助,他们恐怕还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取出袖中之物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收到了国宾令,知晓是你,便立即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去年,聿王妃帮了他们,他亲自赠出这块国宾令,诚邀聿王妃来桑南做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示此令,便为上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呐,我好心帮助大人,大人转头却把我卖给了北燕太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可没忘记,去年,蓝渊是怎么算计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块国宾令被动了手脚,北燕太子因此寻到了她的行踪,一番动手之下,她险些上了大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脸上仍旧挂着笑,即便被拆穿了,也没有丝毫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聿王妃来自泱泱大国,出身世家,生来尊贵,又岂会得知我等小国的艰难处境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抚着国宾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存活下去,向来生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有选择的权力,他又岂会出卖她?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并没有计较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的事,便过去了,她想在桑南国顺利行事,还得靠蓝渊多多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桑南国的丞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交恶,弊大于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国处境艰难,除了国土小、资源差之外,统治者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,”叶锦潇淡声道,“方才见了贵国二皇子,若他将来登基,恐怕要不了几年,便会衰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话直,虽然不太好听,蓝渊也不敢怪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去年之事,他心中是歉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今圣上的尊位,也是从前朝手里抢来的,无论是覆灭、还是改朝换代,都不是什么意外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国家小,动荡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五百年来,桑南国已经更换了七个姓氏的君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的拳头硬,谁便将尊位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小国的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聿王妃突然到来,所为何事?若是事先呈了帖子,恐怕也不会与二皇子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道:“我身怀要事,如今以萧锦的名字示人,从前的身份皆是过往,还望大人莫要声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    桑南国位于边陲,又小又偏,聿王夫妇和离一事自然还没有传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聿……萧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萧姑娘所言之事,我能否帮上一二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看着他,“大人真是个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开口,他便猜出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拱手,姿态温润谦谦:“萧姑娘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不需要他,又何必出示国宾令,与他联络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知她究竟有何要事,南渊国不能办,偏要跑到桑南国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与大人拐弯抹角了,我想要一艘大船,特别大的船,能够去深海之中,不知大人可有法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捏眉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姑娘既然提了此事,便应该知晓我国的大型船只,归皇室所有,私人不允许拥有,普通人也造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想要大船,可以示出身份,再花银子,向我国租用一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南国是南渊国的附属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凭借她聿王妃的身份,向桑南国借用一艘船,应该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如今没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稍稍作想,方道:“约摸五十万两,一月为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夺少?

        夺少?!

        五十万两!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身上连一万两都没有,而且她还得养阎罗那张好吃的大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贫穷使她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又道:“不过萧姑娘既然隐姓埋名,想必是不愿张扬身份之事,除了这个法子,你唯有得到皇室掌权人的许可,才能拿到大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方才把二皇子得罪的透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皇子这边行不通,还有大公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微讶的抬起头,对上蓝渊含笑温润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年以来,皇上的病情越来越重,大公主与二皇子非一母所生,为了得到那个位置,争得越发激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让叶锦潇略感惊讶的是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公主谋权,是想登基为女皇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这可是极少所见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惊讶么?”蓝渊温笑,“有志者,何乎男女之分?天底下没有离经叛道,只有成王败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桑南国挨打了那么多年,总结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有胆识,便能称王称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姑娘不妨静等消息,若有合适时机,我便将你引荐给大公主,至于能不能取得她的信任,得到船只,便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渊聪明得很,说话也言简意赅,光捡着重要的点说,短短一刻钟便谈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他谈事,十分畅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起身送行,“大人是公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了那嚣张跋扈的二皇子后,反观大公主身边,有蓝渊这个聪睿沉稳的参谋,胜算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若与大公主交好,只怕很快能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闻言,只是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某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拱了手,提步便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打开门,便与恰好回来的阎罗、叶二两人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阎罗惊讶:“萧锦,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锦潇直言不讳:“桑南国丞相,蓝渊大人;吃饱了就赶紧回屋休息,接下来还有的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    阎罗对什么丞不丞相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渊目露打量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远行千里,身边却无聿王相随,却对身边这两个风华一绝的男子照顾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莞尔一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姑娘好口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